您現在的位置: 石泉縣人民政府> 新聞中心> 媒體關注> 正文詳情

青山多嫵媚 生態“高顏值”

26歲上山,36年守望

文章來源:陜西農村報 作者:黃敏 發布時間:2020-12-28 08:32
字號:


這是一首悠揚的護林歌,在叢林間口口相傳:草木與泥土的芬芳彌漫開來;巡山路上,渴了喝一口溪水,餓了摘一把野果;火爐旁、飯桌上,攀親交友話家常,護林防火掛嘴上……

在62歲梁尚喜的心中,這首歌和他守護的那座山一樣美好。

作為石泉縣云霧山國有林場一名護林員,梁尚喜鐘愛這片山林。“我們這個林場面積大,每個護林員管護范圍在1萬畝左右,要走得勤一點,走得遠一點才行。”梁尚喜沒有想到,這一走就是36年。12月19日,云霧山上雪花紛揚,梁尚喜像往常一樣吃完早飯,就出門巡山了。

屋外,雪落了一地,上山的道路濕滑,梁尚喜卻走得穩當,手上拿著一根木棍既能當拐杖,又能敲打樹枝上的積雪。

1984年,26歲的梁尚喜拎著一床鋪蓋上了山,成為一名林場護林員。那時,山上條件艱苦,住宿簡陋,伙食簡單;山上沒有水泥路,林間小路崎嶇坎坷,有些地方甚至沒有路,巡山全靠兩條腿。

巡山、除草、監控火情、測量記錄……護林工作看似平凡瑣碎,其實責任重大,護林員要耐得住寂寞,更要心細。

“以前,路不好走,沒有摩托車,每次巡山都是天不亮就出門,天黑才下山,靠干糧和泉水充饑。夏天蚊蟲叮咬,悶熱難耐;冬天寒風刺骨,行路艱難。”說起護林發生的事,梁尚喜如數家珍,“山林就是護林員的家,再苦再累都不算啥。”

從26歲到62歲,從青春到暮年,36個春夏秋冬,梁尚喜踏破了上百雙鞋,走過了近7萬公里山路。梁尚喜對這片山林太熟悉了,哪條溝里有野生動物出沒,哪座山頭長著珍貴花草,哪片林子遮天蔽日……沒有特別記錄,他心里卻記得清清楚楚。

“幾十年來,我們這里沒有發生過一次火情,最近幾年亂采濫伐現象也沒有了。生態環境越來越好,野生動植物也多了。”這是梁尚喜最引以為豪的事。作為漢江流域重要的水源涵養地,黑熊、林麝、斑羚以及紅豆杉、七葉樹、冷杉等80余種珍貴野生動植物在這片林地繁衍生息,為云霧山增添了靈性。

五年來,陜西綠色版圖由南向北不斷延展。延安子午嶺生物呈現多樣性、榆林毛烏素沙地變綠洲……昔日貧瘠的黃土高原,如今草木豐美、鳥語花香,涌現出一批“網紅打卡地”,給當地群眾帶來更多增收致富的機遇。秦嶺生態環境保護也進入了全新階段,“既要綠水青山,也要金山銀山”的發展理念深植三秦沃土。

2019年,云霧山鬼谷嶺國家森林公園對外開放。這個號稱“小武當”“南終南山”的文化勝地,擁秦嶺之峻,懷山川之靈,是人們休閑度假、訪古探幽的理想去處。

“這兩年,云霧山的草更綠、水更清,來旅游的人更多了。”說話間,梁尚喜用木棍敲打被積雪壓彎的樹枝,片片白雪簌簌落下。

沿著景區路線徒步兩個多小時,終于攀上海拔1600米的高峰。眼前白雪鋪地,玉琢銀裝,一派茫茫雪域之美將秦嶺生態“高顏值”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“快看,這一片有30多棵紅豆杉,都是我們林場的寶貝。”站在一處至高點上,順著梁尚喜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見懸崖之巔、峭壁之上,一棵棵粗細不一的紅豆杉傲然而立。

保護紅豆杉等古樹名木,不僅是我省秦嶺生態保護工作的重要內容,也是近兩年云霧山國有林場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今年,林場組織所有職工上山普查,在海拔1200米至2000米之間,發現了130多棵野生紅豆杉種群和單株。經過定位、測量,這些紅豆杉均已掛牌保護。梁尚喜主動承擔了普查工作中最難也是最危險的測量工作,他說要像保護自己的孩子一樣,保護秦嶺紅豆杉,保護秦嶺生態。

護林員還有一種稱呼,那就是“生態綠軍”。五年來,我省生態綠軍建設成果顯著,6萬多名生態綠軍身處護林一線,筑起流動的安全屏障。

“生態好、環境美,來旅游的人越來越多,產業也越來越興旺,群眾增收的路子就更寬廣了。”在梁尚喜看來,這幾年最大的變化莫過于生態紅利的加快釋放,讓群眾吃上“生態飯”、端穩“生態碗”。

人不負青山,青山定不負人。生態環境由綠變美,不僅帶火了鄉村旅游業,也加快了林下經濟發展。從“綠起來”到“富起來”的故事愈演愈精彩,為下一個五年陜西生態底色由“淺綠”向“深綠”進軍開好局、起好步。

2016年,梁尚喜的兒子梁國康也上山了,穿上護林服,和父親一起行走在巡山路上。如今,護林工作條件改善不少,人們生態保護意識也在增強,梁國康對今后的工作信心滿滿。

接力護林,共同守護綠水青山。有了“接班人”的梁尚喜還想再干幾年,他舍不得這座山,也離不開這片林。在梁尚喜護林巡查時,人們還是喜歡親切地喊他一聲——老梁。


原文鏈接:http://sxncb.joyhua.cn/sxncb/20201228/html/page_03_content_000.htm


欧美色尼姑网站导航_琪琪步_俺去也老哥色第四色_亚洲妹妹合集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